玖富、人保财险反目成仇 23亿技术服务费何去何从

彩票资讯, 彩票预测

玖富、人保财险反目成仇23亿技术服务费何去何从

随着玖富披露巨额亏损,其与人保财险关于23亿技术服务费的争夺,或将进一步白热化。从精诚合作到对簿公堂,玖富与人保财险反目成仇背后,折射出当下信保业务质量下降、综合成本率上升的艰难处境…

在目睹了2018年P2P的滚滚雷潮后,保险行业逐渐对信保业务有了更深刻的反思。同时,随着社会信用风险有所上升,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亦数次发出提示,要求险企充分认知防范相关风险,审慎开展经营活动。大环境之下,保险公司纷纷祭出措施,压降信保业务规模以期平稳过渡。然而近日,“财险老大哥”人保财险却因与美股上市公司玖富的一起法律纠纷,再度身陷风波当中。

6月12日,玖富发布公告称,因人保财险未按约支付全部服务费,其子公司正起诉人保财险,要求其支付23亿元服务费及逾期费。6月15日,人保财险发布公告回应,称人保财险广东分公司与玖富开展保险业务合作,由于双方就服务费存在争议,已于5月19日向玖富提起诉讼,涉案金额约为23亿元。

随着人保财险与玖富互诉公堂,两家公司公告中提到的23亿技术服务费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该项费用或与两者所开展的信保业务合作有关。与此同时,6月17日玖富披露业绩显示,2019年该公司净亏损21.54亿元,调整后净亏损16.46亿元。

23亿服务费成谜

所谓信保业务,即信用保证保险,并非特指一类险种,而是信用保险与保证保险的合称。尽管两者经常被合并谈及,但实际上存在着一定差异。

信用保险是债权人(贷款出借平台)主动向保险公司投保债务人(借款人)不能付款的风险,保费由债权人缴纳,一般都会通过价格调整转移至债务人。保证保险则不同,其产品逻辑为债权人(贷款出借平台)为保护自身利益,要求债务人(借款人)提供保证,即债务人借保险人信用向债权人提供担保,保险费由债务人承担的。

具体到人保财险与玖富的合作业务,有业内人士表示,双方合作的类型应该主要为网贷业务的信用保证保险。这类业务通常是贷款平台在放款过程中,要求或强制划扣借款人部分本金,用来向保险公司购买履约险。而由于投保带有明显的强制属性,许多平台曾因此遭到借款人投诉。

如果合作双方正常展业,那么借款人出现违约风险后,应由保险公司出险赔付。如此一来,此前收取的费用则应计入保费收入。但在实际情况中,部分险企与平台私下达成协议,仅收取部分费用,剩余款项以服务费形式返还给平台。此后借款人若违约,则由平台先行覆盖相关风险。

业内人士推测,人保财险与玖富之所以会出现高达23亿元的服务费纠纷,或许正是由于双方此前进行过类似的私下约定。

而对于此类抽屉协议,监管早已明令禁止。5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新版《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其中特别明确保险公司开展信保业务,不得承保不会实际发生的损失或损失已确定的业务,通过保单特别约定或签订补充协议等形式,实质性改变经审批或备案的信保产品。

双方近况难言乐观

抛开争议本身,此番对峙的双方人保财险与玖富,近况亦难言乐观。

先来看人保财险。除去与玖富产生纠纷外,今年5月,人保财险还曾一度陷入“关停助贷部门”的舆论风波。对此,人保财险方面回应称,公司没有关闭助贷险部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确实对公司业务,包括助贷险业务造成一定影响,但在公司可控范围内。

不过,根据人保财险披露的保费收入数据,今年前5个月,人保财险的信用保证险保费收入为37.2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4.6%,收缩趋势已十分明显。同时,2019年人保财险的信用保证险承保利润,从1.85亿元转至亏损28.84亿元,而综合成本率则从96.9%增长到121.7%。

在今年3月30日举行的业绩发布会上,人保财险副总裁沈东表示,从去年四季度开始该公司已经对融资类信保业务加强了风险敞口管理,发展速度慢了下来。今年,此类业务发展速度更趋缓慢,且对业务进行分平台、分区域等管理,强化融资类信用保证险的风险管控。

另一位主角玖富的经营业绩压力也愈发凸显。6月17日,玖富发布去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简报,披露了巨额亏损。数据显示,玖富去年四季度实现营收4.69亿元,较上年同期10.28亿元减少54.4%;净亏损28.63亿元,调整后净亏损26.57亿元。

2019年全年,玖富实现营收44.25亿元,较上年55.57亿元下降了20.4%;净亏损21.54亿元,调整后净亏损16.46亿元。财报同时称,2020年前5个月,玖富的放款量和活跃借款人出现了大幅下降,并预计其今年一季度的放款量为23亿元,二季度为10亿元-12亿元。而对于巨额亏损的原因,玖富在财报中再度披露,系因合作方中国人保(601319,股吧)未支付其22亿元服务费。

随着玖富披露巨额亏损,其与人保财险的相关纠纷或将进一步白热化。从精诚合作到对簿公堂,玖富与人保财险反目成仇背后,折射出当下信保业务质量下降、综合成本率上升的艰难处境。23亿技术服务费究竟何去何从?新浪金融研究院将对此保持持续关注。(责任编辑:季丽亚HN003)看全文